一天八份工,娇弱妻子是千金小说免费阅读无弹窗(逆袭)
您的位置 : 鼎言小说 > 小说资讯 > 一天八份工,娇弱妻子是千金小说免费阅读无弹窗(逆袭)

一天八份工,娇弱妻子是千金小说免费阅读无弹窗(逆袭)

分类:其它 发表时间:2024-07-10 18:24:15

一天八份工,娇弱妻子是千金从头甜到尾啊!会套路的小姐姐,情商低的小哥哥,彼此之间的相处与摩擦,很爱!

一天八份工,娇弱妻子是千金精彩免费试看

  「晚一分钟,我就把你们通通开除!」

  四、

  这声音太熟悉。

  熟悉到一个小时前,我们还有过短暂的交流。

  我僵硬身体,跪在病床上,一时忘记了呼吸。

  直到老板伸出手拍了拍我的肩膀。

  他露出怜悯的眼神:

  「也就你个憨批,一天打八份工养活一个千金大小姐了。」

  我咽了咽口水。

  呆滞的脑子其实没有理解他的话。

  我和妻子在一起那么久。

  我能不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吗?

  可那道声音里的嚣张跋扈,却令我格外不安。

  老板离开后,我顺着听到的房间号,一路摸到了妻子所在的病房。

  妻子靠墙坐着。

  我蹲在角落,刚好听见了医生们的抱怨:

  「这大小姐真的有钱,包养的小白脸手指受了伤,就叫来整个医院的医生。」

  「快别说了,再来晚一点你连伤口都看不见,人家大小姐有钱,爱怎么玩就怎么玩。」

  「……」

  我压抑着喘息,努力维持微弱的呼吸。

  老板有可能骗我。

  但整个医院的医生,没理由骗我。

  可相处那么久,为什么我不知道妻子的真实身份。

  我不敢去想背后的理由。

  甚至动了落荒而逃的打算。

  可病房内的人显然听见了医生的讨论。

  坐在病床上的男人笑着开口:

  「怎么办啊大小姐,别人都觉得你钱多没事做。」

  我握紧拳头,不敢听见妻子的声音。

  男人继续开口:

  「话说你准备和那个顾城玩到什么时候?」

  玩。

  原来我们那么多年的相依为伴,在他们有钱人的眼里,都是玩。

  我仿佛感受不到心脏的跳动,整个人如同漂浮在空中,落不到实处。

  妻子冷哼:

  「再玩几天,我听医生说他快不行了,到时候你再安排人给我做做检查,让我重病一场,」

  「趁着他还能干,再给他多加几份工。」

  「你好狠的心啊。」

  男人笑着打趣:「你怎么要钱不够,还要逼死人家啊?」

  「我逼他了?」

  妻子不屑,她取下玉镯,随意丢在一旁的垃圾桶里。

  清脆的响声就像我破碎的心脏。

  「他愿意给,我还嫌脏。」

  男人不解:「那你干嘛和他虚伪与蛇这么久?」

  「因为,谁叫他高中拒绝了我的表白,我用别人的名字和他假结婚,报复一下没关系吧?」

  说不清楚是什么滋味。

  我颤巍巍地跪在地上,眼泪控制不住地疯狂滴落。

  原来一切都是假的。

  病情是假,爱是假。

  就连和我结婚的名字,都是假的。

  「我原本不想折磨他,但是他偏偏又带回了一个野种,这我怎么能忍?」

  「虽然不是真结婚,但他也是我的一条狗,没有我的允许,谁敢碰他?」

  这些年的努力和温情,原来都是假象。

  我压抑嘶吼。

  却在妻子即将开口的前一刻,跌跌撞撞跑出医院。

  我不敢继续听下去。

  这些刻薄的真相已经让我浑身失力,再继续,我害怕会死在病房门口。

  五、

  我跌跌撞撞跑回了家。

  可在打开家门的那刻,我却有些害怕。

  妻子的冷言冷语似乎还在耳边。

  我收回钥匙,跪坐在墙角,努力去消化这些事实。

  我怨恨如此懦弱的自己。

  即使亲耳听见了真相,心里却在为妻子找补。

  还妄想再多去打几份工,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般,和妻子继续生活。

  我平复内心的崩溃,随意擦拭身上的脏污和泪水。

  钥匙几次都没能插进去。

  我深呼口气,另一只手握住颤抖的手腕,终于成功打开了家门。

  可入目的一瞬间。

  看着蜷缩在地上的女儿,心中对妻子的怨恨卷土重来。

  明明给了钱,让她带着女儿出去散心。

  怎么变成了她在医院陪小白脸,而可怜的女儿躺在地上浑身发热。

  想到妻子话语中的厌恶,我不敢细想。

  倘若我今天没有回来,女儿是不是会烧成傻子。

  可眼下顾不得其他。

  我抱起女儿,不顾浑身细微的疼痛,拦下路口的出租,朝着最近的医院赶去。

  好巧不巧,就是妻子所在的医院。

  刚下车,医生就很积极地迎着我和女儿进了病房。

  他们一部分人围着女儿。

  另一部分则围在我身边,苦口婆心劝我好好躺在病房。

  我谢过他们的好意,蹲坐在病房,等待女儿的病诊结果。

  时间过得很快。

  医生走出来:「病人的情况不好,低血糖加上发烧……」

  我性子急,生怕女儿的身体出问题:「那该怎么办?」

  医生回答:「我给她打了几针,现在情况稳定了,接下来还需要吊水,但吊水价格不便宜,你先回护士去缴费吧。」

  我心中松了口气,转瞬又呼吸急促。

  手里的钱和银行卡全部交给了妻子。

  要想缴费,除了找妻子,就只能去东拼西凑。

  可想到之前的那些对话。

  我咬咬牙,拿出手机开始拨打电话。

  通讯录里的人都和我一样,没什么钱,每天都在累死累活打工。

  我连着打了几个电话,得到的结果都是没钱。

  半个小时过去,我还是拿不出一分钱。

  耳畔传来护士的催促。

 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我总感觉这些护士一直在催。

  颇有种不交钱就把我们赶出去的势头。

  难堪和悲痛压在心头。

  我看着病床上虚弱的女儿,又摸了摸有些酸涩的眼角。

  心里天人交战。

  平心而论,我不愿意再与恶心的妻子交流。

  可女儿的情况并不允许我矫情。

  「这世界真的是不公平,有钱人一个小伤惊天动地,穷人患了重病却连简单的医药费都交不起。」

  我咬牙听着护士的唏嘘。

  病床上的女儿却慢慢抬起了手。

  我连忙上前。

  她卑微地看向我:「爸爸?」

  我哭着点头。

  她嘶哑开口:「您……能不能……把我放回孤儿院?」

  女儿的询问让我呆在原地。

  「您……能不能、不收养我了,不喜欢为什么……还要收养?」

  六、

  我又是心疼,又是生气。

  短短半天,活蹦乱跳的女儿变成这个样子。

  可我还没来得及安慰女儿,就被一旁的护士蹙眉打断:

  「别搁这演苦情剧,快点交医药费!」

  我窘迫地站起身。

  女儿湿润的眼珠子随着我转动。

  瞧见她如此可怜,我再也顾不上内心的纠结。

  三步迈两步走向妻子所在的病房。

  但心中又想维持虚假的婚姻。

  我懦弱地站在病房门口,拿出手机,拨打妻子的电话。

  病房内,妻子还在和男人聊天。

  我看着妻子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后,随意地放在一旁。

  「不接一下?」

  我听见男人问。

  妻子毫不在意地摆手:「没必要。」

  「万一是要紧事呢?」

  我站在门口,看着妻子附身,主动吻上男人的嘴角。

  「任何事情都没有你重要。」

  女儿可怜的目光还盘驻在脑海。

  可妻子却在这里与别人欢好。

  强烈的怒火让我无法再自欺欺人。

  我大步一迈,毫不犹豫闯进病房。

  「你怎么来了?」

  妻子慌张起身,眼神冰冷地看向我:

  「你不应该在工地吗?」

  她不知道我已经知道了所有事情。

  还想假惺惺走上前握住我的手,说那些道貌岸然的理由。

  我后退半步,躲过妻子的示好:

  「女儿发烧了,需要交住院费。」

  妻子蹙眉:「怎么发烧了?我出来的时候不还好好的吗?」

  「我也想知道一个五六岁的孩子,怎么会躺在地上睡觉。」

  兴许是发觉我态度中的严肃。

  妻子停下脚步,站在原地,不善地挑眉。

  「你觉得是我?」

  「不然是谁?她就那么大,难不成还会想方设法陷害妈妈吗?」

  我不愿意再和她虚伪与蛇。

  直接戳穿了妻子的虚伪表面:

  「大小姐,你假结婚的戏码还没演够吗?非得把我害死,才能停下啊。」

  这话带着极大的怨气。

  妻子一愣:「你怎么知道的?」

  身体各处又开始泛起细微的疼痛,我咬着牙,争分夺秒般直截了当:

  「把钱和银行卡给我。」

  「没有。」

  「怎么可能没有!那么多年那么多钱,怎么可能说没有就没有!」

  我急躁的态度惹恼了妻子。

  她无所谓摆手,指着病床上的男人,挑衅一笑:

  「如你所见,我拿着你的钱包养小白脸了。」

  「你!」

  我没想到妻子会这么无耻。

  居然会拿着我累死累活赚来的钱包养小白脸。

  我的暴怒并没有任何效果。

  男人在妻子的默许下,嗤笑开口:

  「男子汉,有空不如再去搬搬砖,说不定还能救救你那个私生女!」

  双拳紧握,恨不得分别给这对渣男贱女一人一拳。

  心里又在为之前的自取其辱感到可悲。

  得知真相,我还想装作不知道,继续和妻子生活。

  但如今真相撕开,妻子却是直接暴露真实面目。

  她派人赶走了我,连同生病的女儿。

  并动用一切人脉,不允许其他医院接纳女儿。

  我抱住女儿四处求助。

  却没有人敢忤逆妻子的命令。

  毕竟她身后有着权势滔天的许家。

  七、

  走投无路之际,我遇见了一个西装男人。

  他先是找来私人医生救治女儿,又开出高昂的条件聘用我。

  我害怕又惊讶。

  男人主动坦白目的:

  「我姓李,最近在和许家争项目。」

  「找上你,是想让你帮我拿到许家的项目投资书。」

  我连忙摆手:「我?」

  「我和许家非亲非故,这个忙完帮不了。」

  他救了女儿,不管什么要求我都会完成。

  可偏偏是盗取许家的机密文件。

  我做不到。

  李总笑了笑:「许家的千金,不是你的妻子吗?」

  我一愣。

  不明白这件事情是怎么被他知道的。

  李总看出来了我的疑惑,他很是热情地解释:

  「从前天开始,许家千金先是不允许各个医院接受姓顾的女孩,又是四处打听顾城的踪迹。」

  「调查你们的关系并不难。」

  我有些呆愣。

  自那天被妻子强行赶出医院,我抱着女儿四处求医。

  连着三四天没有回过家,也没有打开过手机。

  妻子如此急切地寻找我,恐怕是为了签署那纸离婚协议。

  可当初结婚时,妻子不是用的假名吗?

  我想不明白,也不愿意再听见妻子的消息。

  瞧着李总眼中的真挚恳求,却怎么也说不出那些拒绝的话语。

  恰在这时,私人医生走了出来:

  「病人情况稳定了,但后续还需要好好治疗。」

  我连忙道谢,上前几步,靠着门缝小心偷看女儿。

  李总站在我的身后,「现在只有我能帮你,那件事情你多考虑考虑。」

  不用他特地提醒,我也明白。

  要想让女儿痊愈,我只能答应这个无理要求。

  害怕带着女儿回家不利于修养,我将她托付给李总。

  收拾好东西后,慢慢走回了家。

  一进家门,就闻见了熟悉的饭香。

  我抬头,与站在厨房门口的妻子对视。

  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般,妻子如同往常迎上来,想为我脱去外套。

  我后退,避开了她的手。

  「你怎么在这里?」

  我疲惫开口。

  妻子露出受伤的表情:「我不在这里,应该在哪里?」

  「倒是你有家为什么不回?这几天都去哪鬼混了?」

  我不愿意装作无事发生,直言:

  「离婚吧。」

  妻子神情一顿,又开始流眼泪。

  「离婚后去和那个贱人在一起吗?」

  尽管知道妻子的真实面目并不好,可听见她骂出「贱人」二字时,我眉头还是一皱。

  「别骂人。」

  「还没离婚,就开始护着外面的小三了!顾城你真的是好样的。」

  我想不明白她在胡言乱语什么。

  但联想到之前「私生女」的言论,也大概明白了她的意思。

  「女儿不是我和别人生的,是我看见你实在孤单,特地从孤儿院领养。」

  「你要是不信,可以让下属去调查。」

  说完,我叹了口气:

  「你还要装糊涂多久?我想离婚了。」

  妻子再次避开这个话题,她握着我的手腕:

  「有什么事情我们吃完饭再说,好吗?」

  八、

  我拒绝了。

  再次义正言辞开口:「我们离婚吧。」

  妻子松开手,冷着脸,死死盯着我的眼睛:

  「离婚?」

  她嗤笑:「当初是你抱着我说,一生一世不分离的,」

  「怎么?如今你就要背信弃义了吗?」

  我好言好语:

  「是你出轨在先,又欺骗,我想离婚,有错吗?」

  她却误以为我在吃醋:「你吃醋了?我等会就让他把钱全都还回来,我和他断了联系后,我们继续生活在一起,好吗?」

  明白妻子是不愿意离婚,我也不再坚持。

  缓和脸色,我跟随妻子落座。

  我们吃完了饭,相安无事。

  她主动洗碗。

  在妻子不小心摔碎了第五只碗时,我起身,先是拿出医疗箱,替她包扎好手指上的伤口。

  随后把人哄到客厅,认命般待在厨房清洗剩下的碗具。

  我洗过手,走出来。

  刚好碰见结束通话,从阳台回来的妻子。

  这房子当初是按照妻子喜好,仔细布置。

  如今房子变得破旧,里面的故事也发生了变化。

  「我打电话让他把钱还回来了,女儿呢?」

  过去这么久,她才想起来女儿的存在。

  看样子,平常没少趁着我不在,刁难女儿。

  我微勾嘴角:「在小诊所里打针。」

  「把她接回来吧,我带她去大医院看看。」

  我拒绝她突然的好意。

  「既然不离婚的话,我们之间的关系和事情,是不是应该坦白。」

  妻子眼中闪过一丝不耐烦,她自以为伪装很好,却还是被我眼尖发现。

  「我们的事情,过段时间,我会和家里人说清楚。」

  聊到现在,我约莫知道了妻子的态度。

  她还没玩够,舍不得我这条狗。

  但感情还是和之前一样,不愿意让我了解太多。

  我并不介意。

  好脾气地陪她演了几天戏。

  妻子终于忍不住,又找了个理由,偷摸摸去和小白脸见面。

  我装作不知。

  趁着她离开,带着银行卡和现金。

  先是去李家接上女儿,然后赶往了另外一家银行,以女儿的名义开了张银行卡。

  将现金和之前银行卡里的钱全部转移到这张新银行卡上。

  特地花钱设置仅有女儿可以取用。

  随后,我瞒过所有人,找到了留学机构。

  感谢妻子的要脸,返回来的金额高达七位数。

  虽不能送女儿去大国留学,但在周边国家,绰绰有余。

  当天下午,我送女儿离开。

  转身踏上了回家的路程。

  我要用剩下的生命,替自己和女儿,讨个公道。

  回到家,我将签好字的离婚协议书摆在妻子面前。

  她蹙眉不解:「不是说好不离婚吗?」

  我摇头:「但你今天又出去了。」

  妻子恼羞成怒:「你就是偏见!你为什么会认为我出门就是出轨,说不定我就是出门买了个菜!」

  我看着她演。

  等到妻子平复心情,继续指着桌上的离婚协议:

  「你签了,不就自由了吗?」

  见我态度坚决。

  妻子烦躁地拿起笔,「签就签,你可不要后悔!」

  眼见她将要落笔。

  我好心提醒:「签假名。」

  九、

  在一起那么多年。

  我无法坦然接受妻子的欺骗,也无法无所顾忌去帮着外人伤害妻子。

  这是我和她之间的事情。

  更何况,李总只是要求我去偷窃文件,却没有给予保障。

  我无法保证在那之后可以全身而退。

  因此我选择了逃避。

  来到女儿留学的国家,我找了套便宜公寓。

  还碰巧发现了一份轻松的工作。

  每天,我先送着女儿去上学,然后回来的路上,走进面包店开启一天的工作。

  下午五点,我下班,前往学校接女儿。

  我们一同去超市买菜。

  女儿乖巧,才七岁就学会了十道拿手好菜。

 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平静地过着。

  我身上的病痛因着最近的幸福,渐渐痊愈。

  医生说:「虽然活不到长命百岁,但可以寿终正寝。」

  我很开心。

  突然有一天,我在收银时,一位客人站在面前。

  无论我如何询问,她都没有回答。

  我疑惑抬起头,却看见妻子赤红双眼,站在我的面前。

  「我们聊聊。」

  她开口,倔强地站在原地。

  放佛只要我不同意,她就会一直站在这里。

  我无法,和老板请假后,跟着妻子走了出去。

  「我找遍了整个中国,没想到你会在这里。」

  这些年下来,我对妻子已经没有了感情。

  无论她如何激动,我都很难感同身受。

  反倒心中还有些烦躁,害怕说话时间太长,耽误工作。

  妻子发现了我的不耐烦。

  她的声音变得尖利:「为什么要不告而别?」

  我回答:「我们已经离婚了,你无权干涉我的事情。」

  这话惹得她崩溃:「不,我们没有离婚。」

  「我还爱你,我们不可能离婚。」

  爱?

  我冷眼瞧着她身后的男人,「爱的话,为什么还带着他?」

  这么多年过去,妻子的身旁依旧还有这个小白脸的存在。

  我心中嗤笑。

  妻子却有些恍然,她顺着我的眼神看见了身后的男人。

  我诧异地看着她抬起手,毫不留情给了男人一巴掌:

  「滚!谁允许你跟着我来这里的!」

  眉间一挑,发现周遭停下脚步的路人。

  我很是不耐烦地开口:「带着他离开这里,我不想再看到你们。」

  说完,我毫不犹豫转身离开。

  背后隐隐约约传来妻子的呵斥:「要不是你,阿城怎么会拒绝我的和好!」

  「都怪你这个贱东西!」

  之后的日子依旧平静。

  但妻子的到来,总归改变了什么东西。

  我看着店门外第五次出现的玫瑰,拿起来,随后不在意般放在一旁的垃圾桶上。

  又看向特地跑过来买面包的妻子,无奈地叹了口气。

  她讨好地笑了笑:「包下所有的面包,能请你一起吃顿饭吗?」

  我收下钱,却拒绝了她的请求:「金钱并不能挽回消失的感情,你不如出门左拐,带着他回国。」

  可我没想到。

  无数次拒绝并没能让妻子知难而退。

  反倒让她打起了女儿的主意。

  十、

  我照例走到学校门口接女儿。

  门卫却告诉我,女儿早就被接走了。

  我心神一慌,连忙拨打女儿的电话手表。

  接通却听见了妻子的声音:

  「顾城,女儿很安全,如果你想见她,就来别墅。」

  电话挂断。

  我来不及多加思考,按照地址,开着二手电动,赶急赶忙地来到了别墅。

  入目是女儿蹲坐在地上玩沙堆的场景。

  她已经七岁大,玩这种游戏并不适合。

  但妻子没有发现女儿的窘迫,还在兴高采烈地指挥女儿堆东西。

  瞧见我,她开怀大笑:「阿城,你快过来和女儿一起玩耍!」

  我没有搭理。

  而是大步走到女儿面前,紧张地打量。

  女儿发现了我的不安,出声安慰:「没事的爸爸,我没有受到伤害。」

  妻子的表情扭曲了一瞬,随后又僵硬地扬着笑:

  「这孩子刚刚一直不开口说话,你一来,就爱说话了,看来我这个当妈的还得……」

  「不用了。」

  我打断她的话,把女儿抱在怀里:「她不是不和你亲,是不喜欢你。」

  「毕竟当年我忙着工作,你在家里对她非打即骂,要不是那场发烧,我恐怕都不知道,原来她身上还有那么多伤口。」

  当年女儿哭着求我弃养。

  我悲痛之余,调查发现,女儿身上藏着数不清的伤口。

  我花费几个月的时间破开女儿的隔阂。

  才知道,原来我不在家,妻子总会偷偷掐她打她。

  那场发烧并不是意外。

  而是她发现了妻子出轨,想要告密,却被妻子打骂,整个人失去力气,只能躺在地上。

  妻子听见我的话,整个人失去力气般跪坐在地。

  她希冀开口:「我们真的没有可能了吗?」

  我摇头:「从一开始就不真诚的你,自然不配得到我和女儿的谅解。」

  我带着女儿离开。

  妻子没有阻拦,她似乎想明白了,无论做什么事,都无法消除之间的隔阂。

  一个礼拜后,妻子回国。

  正在烹饪糕点的我接到了一个熟悉的国内电话。

  李总爽朗的笑声透过手机传入耳中:

  「不愧是一天打八份工的狠人,居然这么会算计!」

  「多亏了你的帮助,我才能打许家一个措手不及。」

  我继续做着手上的糕点。

  妻子并不知道,她身旁的小白脸,是李总费尽心思安排的。

  从头到尾,我都没想放过她。

  一开始国内的离婚拉扯,到最近她的主动示好,都在我的计划之内。

  享受过独一无二待遇,又怎么会心甘情愿失去。

  我抓住这种心理,先是妥协让妻子感到希望。

  随后出其不意,主动离婚,令她念念不忘。

  最后时不时透露些许消息,让妻子发现我的踪迹。

  如此一环扣一环,身为许家继承人的她,自然是没心思管理公司。

  自然也不知道,公司早就被小白脸悄悄拿捏。

  「哦对,前些天那小妮子灰头土脸地出了国,如今许家财务出现问题,恐怕她连一张飞机票都买不起咯!」

  我笑着和李总又唠了几句。

  等到下班的时间一到,我连忙找理由挂断电话,赶着去接女儿。

  毕竟再待下去,就算加班了!

  我可最不喜欢加班。

点击获取章节

相关内容

一天八份工,娇弱妻子是千金小说免费阅读无弹窗(逆袭)

一天八份工,娇弱妻子是千金小说免费阅读无弹窗(逆袭)

甜宠新书《一天八份工,娇弱妻子是千金》是一本其它类小说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我抱住女儿四处求助。 却没有人敢忤逆妻子的命令。 毕竟她身后有着权势滔天的许家。 七、 走投无路之际,我遇见了一个西装男人。 他先是找来私人医生救治女儿,又开出高昂的条件聘用我。 我害怕又惊讶。 男人主动坦白目的: 「我姓李,最近在和许家争项目。」 「找上你,是想让你帮我拿到许家的项目投资书。」 我连忙摆手:「我?」...
07-10

热门搜索

都市情感 总裁豪门 婚恋生活 都市异能 古代言情 现代言情 穿越重生 玄幻奇幻 幻想时空 历史军事 仙侠武侠 青春校园 灵异科幻 职场官场 游戏竞技 科幻末世 悬疑推理 耽美同人 出版图书 二次元